文化 > 专栏 >
邓紫棋、“沙漠的士”:当姓名变成商标
2019-03-26 21:56 作者:罗浏虎 来源:法治周末


随着娱乐产业的发展,各界明星纷纷以自己的姓名注册商标。足球明星贝克汉姆的女儿哈珀·塞文·贝克汉姆小小年纪便拥有以自己名字命名的商标

 

罗浏虎

荷兰马斯特里赫特大学法学博士生

近来,关于歌星邓紫棋与其经纪公司的姓名之争成了热点话题。也许,邓紫棋压根儿没想到,自己不仅有可能被禁用已经使用了十几年的艺名,甚至有可能被诉至法院要求承担侵犯邓紫棋商标的民事责任。这听起来似乎很吊诡,当个体姓名变成姓名商标,事情便不再纯粹。

随着娱乐产业的发展,各界明星纷纷以自己的姓名注册商标。足球明星贝克汉姆的女儿哈珀·塞文·贝克汉姆小小年纪便拥有以自己名字命名的商标。在此情形下,各国商标法不得不对姓名商标进行规制。

然而,姓名与商标具有不同功能,故而姓名与商标之间难免发生冲突。

姓名不仅仅是一个人的身份符号,它所承载的内容是极为丰富的,侧重的是人格权益。作为一种个人信息,姓名关涉到个体隐私。作为一种权利,关于姓名权的诉讼时有发生。例如,在我国江西,曾有人因为要取名“赵C”,而将当地公安局诉至法院。

商标所承载的更多的是经济利益。商标所具有的主要功能是指示功能和区分功能,亦即让民众能够辨识产品的来源以及质量保证,将一产品与另一产品区分开来。

那么,个体姓名在何种情形下可以成为商标呢?欧洲法院曾对此作出过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判决。

在尼科尔斯诉英国商标注册机构一案中,尼科尔斯向注册机构申请以自己的名字注册商标,使用的范围包括自动贩卖机以及自动贩卖机上销售的食品和饮料。

面对这一申请,注册机构的工作人员有点愣住了。他们兴许这样猜测——“咦,居然有人想将这么大众化的姓名注册为商标?这能行吗?”工作人员翻箱倒柜找出了一本《伦敦电话号码名录》,发现“Nicholls”“Nichol”在名录中出现了483次。据此,注册机构批准授予关于自动贩卖机的尼科尔斯商标,而驳回了他关于食品和饮料的商标申请。

注册机构的理由是,从事自动贩卖机业务的商家不多,而从事食品和饮料生产的企业可谓恒河沙数。判断一个符号能否成为有效商标的关键在于其是否具有显着性。尼科尔斯商标在食品和饮料上的显着性低,可能导致消费者无法对不同产品进行辨识。

尼科尔斯不服注册机构的决定,诉至英国法院。英国法院把这个问题呈递给欧洲法院,请求对此类商标的显着性问题进行释明。

几个欧盟成员国政府对该案看法不一。英国政府认为,尼科尔斯是很大众化的名讳,由此而来的姓名商标不具有显着性,而希腊和法国政府表达了相反的观点。

欧洲法院认为,就个人姓名能否成为注册商标而言,应在个案中进行具体分析。即使是异常大众化的名讳,也不见得就没有显着性。和一般的词语一样,随着使用频率的增加,个人姓名商标也会逐渐具备能让消费者辨识产地与来源的功能。

在和平星球公司诉泰公司一案中,法院的论述更为详尽。和平星球公司生产了一种填充类骆驼玩具,注册了“奈尔斯”商标。号称世界最大的毛绒玩具生产商的泰公司研发了一种骆驼毛绒玩具,也取名为奈尔斯。

和平星球公司愤而诉至法院,主张泰公司实施了反向假冒行为,造成了商标的混淆,侵犯了自己的商标权。不过,一审法院的判决给和平星球公司泼了冷水。一审法院认为,“奈尔斯”是具有描述性的个体姓名,并非有效的商标。法院认为原告未能证明这一商标具有第二含义。

所谓第二含义是指,商标能够具有促使公众对商标有超越该名字初始含义的其他认知。公众一看到商标的名字,就会联想到某一特定商品。有些商标在启用之时尚未具有第二含义,不过随着时间的流逝而逐渐产生让大众认可的新含义。

一审法院认为描述性商标是弱商标,不能得到法律保护。这主要是因为两方面的原因。一方面,如果批准关于描述性商标的注册申请,这会剥夺其他竞争者的权利,导致不公。例如,假设有人使用“全麦”字样来描述食品,并率先注册全麦食品字样的商标。因为受制于他人在先的商标权,其他商家就不能再使用全麦字样了。对于这部分商家而言,他们无疑是失去了公平竞争的机会。

另一方面,某些姓或名实在是太泛滥了,令消费者难以区分产品产地与品质。例如,在西方,诸如斯密斯与琼斯等姓氏、伍德与杰克逊等名字都是非常常见的,此类姓名很难产生第二含义。

不过,二审法院认为“奈尔斯”骆驼毛绒玩具这一商标并非是描述性的,而是暗示性、有效的强商标。所谓暗示性商标是指,对其使用商品的性质或者质量具有表征或者暗示作用的商标。例如,有商家将自己的骆驼毛绒玩具命名为“沙漠的士”“移动绿洲”,形象生动地形容出了骆驼在沙漠中的角色与功能。

即使立法以及司法实践都肯认个体姓名具有可商标性,这也不意味着商标权人取得了绝对的权利。立法者需要在不同的权益之间进行价值衡量,以减少商标权所带来的负外部性效应。

例如,英国《商标法》便规定了“自名抗辩权”——如果个人基于工业或商业上的诚信行为而使用自己的名字或地址,其行为不构成商标侵权。换言之,即便市场上已经存在以个体姓名斯蒂芬为名字的酒吧商标,那其他取了相同名讳的个人也能将自己的酒吧命名为“斯蒂芬的酒吧”。有人调侃道,“如果有人改名为可口可乐,那便难称诚信了。”

一个不可忽视的问题是,现实中存在不少抢注明星姓名商标的行为。即使是明星自己所注册的姓名商标也没有包含明显的第二含义,却动辄将自己的名字注册上百商标。这些姓名商标的效力问题不禁引人质疑。

人们有一种倾向,过分追求姓名商标的经济价值,而忽视姓名商标所表征的人格形象与公序良俗。自余观之,与其说姓名商标是一串具有明星效应与经济价值的符号,毋宁说姓名商标是一种诚信文化。

责任编辑:王硕
    当前1/1页   

  •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
   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
   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
    中 国
    互联网协会
    中国文明网
    传播文明
    工业和信息
    化部备案
    不良信息
    举报中心
    北京网络
    行业协会
    网络110
    报警服务
    无限互联网
    业自律同盟
    北京文化市
    场举报热线

   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© 2014-2016 www.legalweekly.cn ALL RIGHTS Reserved 《法治周末》

    技术支持:川程在线   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*768分辨率浏览